行為藝術教母 Marina Abramović:歡樂並不能教會我們什麼


「歡樂並不能教會我們什麼, 然而, 痛楚、苦難和障礙卻能轉化我們,使我們變得更好、更強大,同時讓我們認識到生活在當下時刻的重要性。」- Marina Abramović


▲ 1978 年,AAA-AAA,他們跪坐對著彼此大聲尖叫,直到其中一人失聲。

Marina Abramović 是行為藝術教母,從事行為藝術已經 40 多年,她的作風大膽,總是以精神與痛覺上的感受來作表現。有人說這是受到家庭軍事教育的影響,充滿爭議性的作品也被認為與撒旦宗教信仰有關。


➠ 節奏 0(Rhythm 0)

是 Marina Abramović 早期作品中最知名的,1974 年她在義大利的拿坡里表演,將自己麻醉了 6 小時,告訴大家她是一件「物品」,並在桌上放了 72 件物品,小至羽毛、玫瑰,大至鋸子、鞭子與槍等危險物品,參觀美術館的人可以隨意處置她,而她不會做任何反擊。


而這場 6 小時的表演結果令人失望:幾乎所有人都對她施暴,有人刮傷她、有人拿玫瑰刺她的腹部,甚至有人拿槍頂住她的嘴巴,被一旁受驚嚇的人搶走才停止。那一刻,Marina Abramović 離死神相距只有 0.1 公分,事後,她說 “What I learned was that ...If you leave it up to the audience ,they can kill you."(如果你把決定權交給觀眾,不要以為他們不會殺了你。)


麻醉結束後,Marina Abramović 雙眼含著淚光看著大家,受到良心的譴責,所有人驚慌得逃跑。或許對 Marina Abramović 來說,6 小時的漫長時光,她感受到了人性的險惡,不論是在一旁漠視的人還是對她的身體進行攻擊的人,當年她才 28 歲。



▲ 節奏 0 上的物品


▲ Marina Abramović 傷痕累累

➠ 愛上 Ulay ,她說,一位藝術家不應愛上另一位藝術家。(1976 - 1988)

1976 年德國藝術家烏雷與瑪麗娜在荷蘭相遇,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兩人找到了彼此的靈魂伴旅,瑪麗娜愛他勝過自己,相戀 12 年的時間兩人一起合作創作了許多赫赫有名的作品。




▲ Rest Energy, 1980

《Rest Energy》 這個作品需要雙方極高的信任度, 瑪麗娜一手拿著弓,烏雷一手拿著劍,劍上有毒,兩人一起往後倒,持續了 40 秒之久,而作品表達:你對對方打開多少脆弱,對方就有多少力量可以傷害你。




每一個作品都是他們誕生出來的初生兒,經典又刻骨銘心,一次次的挑戰時間與信任,《情人—長城》是他們最後一次合作,最終分手時,烏雷從嘉峪關往東,瑪麗娜從山海關往西走,90 天的時間,4000 公里的距離,只為了說一句珍重再見。說來感傷,這趟分手旅程,每一寸步都惦記著彼此,也許曾迷茫,又或者想放棄,面對烏雷背叛的傷痛或許可以藉著 4000 公里的步伐一步步淡忘,可是走完這 90 天,瑪麗娜與烏雷便是陌生人。分手後的烏雷消失在藝術圈,瑪麗娜則持續發光發熱。



▲ 瑪麗娜與烏雷第一個作品

2010 年,與烏雷分手 22 年後,瑪麗娜在紐約曼哈頓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個人回顧展「藝術即為當下」,她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凝視前方,700 多個小時、超過 1500 人與她對視,她依然無動於衷。直到烏雷緩緩走上前坐下,他們握起手,相視而笑,沒有半句話,此刻這段感情已無怨懟。













圖片來源 / Google、微信 菁英說

0 次瀏覽
關於Hello Style​​
myhellostyle@gmail.com
+886 - 8773 4837
​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79巷2號3樓之3

  • 黑色的YouTube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聯絡Hello Style
 

有話想說~歡迎與我們聯絡!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