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詩人John Keats:如果你長期戴著一個面具,他就會成為你的臉。



“ 我真願意我們能夠變成蝴蝶,哪怕只在夏季裡生存三天也就夠了,我在這三天得到的快樂,要比平常五十年還要多。 ”- John Keats



浪漫的愛情悲歌,用詩刻畫出永恆

《Bright Star》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 thou art—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Of pure ablution round earth's human shores, Or gazing on the new soft fallen mask Of snow upon the mountains and the moors— No—yet still stea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Pillow'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To feel for ever its soft fall and swell, 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to death.


以下簡單介紹一下 John Keats:

John Keats 出生於 18 世紀末的倫敦,是浪漫主義派詩人,與 Percy Bysshe Shelley, George Gordon Byron 並稱英國三大詩人。這首詩(Bright Star) 是 John Keats(濟慈) 寫給當時的情人 Fanny Brawne(芬妮) 的最後一首 14 行詩。他們的浪漫悲劇愛情故事曾於 2010 年翻拍成電影《璀璨情詩 Bright Star》(如下圖)。



我散步時沉思著兩件最珍貴的東西:你的可愛和我死亡的時刻。哦,要是我能在同一瞬間擁有它們該多好。

「苦命」彷彿是濟慈的代名詞,8 歲時,爸爸墜馬死,14 歲時,媽媽肺病死,在他 23 歲時,弟弟湯姆肺病死,對他來說都是痛上加痛。1818 年倫敦的漢普斯特(Hampstead),當時 23 歲的濟慈初識 18 歲的芬妮(鄰居),芬妮對他而言就像是交際花,擅長刺繡與服裝設計,並且熱衷於舞會。開啟他們相愛的契機,則是弟弟湯姆的病危。芬妮花了整晚,縫了一個枕頭套給湯姆,這個舉動感動了濟慈,兩人日久生情。生處於不同世界的兩條線,漸漸有了交點,他們悄悄訂婚了。然而終究敵不過現實的考驗,貧窮的濟慈渴望努力寫詩賺錢許芬妮一個未來,詩篇卻從沒被世人所看好。生命短暫如流星閃過, 25 年歲的濟慈於 1820 年死於肺結核,而《Bright Star》這首詩則成為了他們雋永愛情的代表作。濟慈曾在寫給芬妮的信裡寫道:「我散步時沉思著兩件最珍貴的東西:你的可愛和我死亡的時刻。哦,要是我能在同一瞬間擁有它們該多好。」濟慈在得知自己肺結核越來越嚴重時,心仍繫在芬妮身上。



都說詩人是浪漫且感性的,生前繼慈就已經寫好墓志銘:Here lies one whose name was written in water。(在此長眠者,聲名水上書)。他主張「美即是真,真即是美」,熱愛寫詩的程度誰也擋不了,毅然決然放棄從醫的志願去追尋夢想,甚至他的作品被吐曹時,還能將它轉為動力更賣力寫詩,在1817 年出版了新詩集《恩底彌翁》(「Endymion」)。 濟慈離開時,芬妮才 19 歲,所有的青春年華都在為濟慈服喪,直到 6 年之後才脫下喪服,35 歲才嫁給 23 歲的猶太望族林登,並生了兩兒一女。而濟慈的詩也在 30 年後開始聞名世界,讓芬妮見證到了濟慈在英國詩壇的發光發熱。









圖片來源 / Google





























121 次瀏覽
關於Hello Style​​
myhellostyle@gmail.com
+886 - 8773 4837
​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79巷2號3樓之3

  • 黑色的YouTube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聯絡Hello Style
 

有話想說~歡迎與我們聯絡!

1/2